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

勇征帝王山--"南湖大山"(day3:南湖山莊-(南湖主峰&東峰)->雲稜山莊--登南湖而小天下) PART 2

上圈谷是最好的冰河地形遺跡教室

在這叉路口往下面的上圈谷看,可以看到底下有個乾溪溝的痕跡,不像下圈谷,上圈谷的底部是一片草地。往下一開始會經過一段碎石坡,再往下就鑽入了一片森林。


大家魚貫走下上圈谷,會先經過一段碎石坡,再鑽入一片玉山圓柏森林,
這張照片人物、森林、圈谷剛好形成一直線,真是一個協調的畫面


 鑽入的森林是一片玉山圓柏純林,這裡的玉山圓柏或許是在圈谷裡的原故,長的是我這兩天所看到最高大的。因為這裡天氣寒冷,所以它們生長極度緩慢。有一棵筆直的玉山圓柏,我想它能長到那麼大,或許它比當初的阿里山神木還老也說不定,因為一萬年前天氣變暖,莫約五千年前冰河漸漸的在南湖山區消失,玉山圓柏就占據了這座山頭,所以我覺得這推論是合理的,只是還沒有人千里迢迢上山來量測它們的歲數,如果真有人來此研究,或許台灣最老神木的寶座就要易主了!


過了碎石坡,就會鑽入玉山圓柏森林裡


這棵玉山圓柏是我那兩天所看到最大的一棵,不知道它活了幾歲了呢?



碎石坡下的玉山圓柏,緊緊的抓牢這破碎的土地



這邊的玉山圓柏,謀殺了我不少相機的記憶體



出了玉山圓柏森林,下到了剛剛看到的乾溪溝,乾溪溝此時無水,正好讓我們在亂石上前行。乾溪頭的源頭是一大片碎石坡,別看它不起眼,它可是養育山下200萬人口的大甲溪源頭之一。



乾溪溝的源頭,是大甲溪源頭的其中之一



在上圈谷前往南湖山屋的半路上,這照片看起來好似大家接下來要邁向人生未知的旅程了!



站在這寬闊的上圈谷底部,不禁讚嘆大自然的力量,是人類無法比擬的!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,冰河才在這兒造就了這番奇景,但是時間卻靜止在冰河離開的時刻。為什麼這樣說呢?因為圈谷遍佈了一些大石頭,那些大石頭的質地跟東峰上的板岩是一樣的,而這邊的大甲溪卻只是涓涓細流,不可能把大石頭帶到那麼遠的地方。地震從山坡上掉下來也不會滾那麼遠,唯一能解釋的就只有冰河作用了,冰河離開以後,它們就留在那兒了!

當初"鹿野忠雄"提出南湖大山上有冰河遺跡後,正反兩方僵持了許久,誰都不相信對方的論點,直到在這一帶找到一顆被磨得渾圓的大石頭,上面有明顯的擦痕,世人才漸漸的接受南湖大山上有冰河遺跡的論點。而其後台灣光復後,又有許多學者前仆後繼的上山做研究,一待就是十幾天,再把一些證據帶去山下觀察,我們現在所知的知識,就是由他們一點一滴像拼拼圖般的拼湊起來,感謝他們的付出,我們才能了解這麼多、這麼深入!



看著這片廣闊的圈谷,不禁了解到大自然力量的強大,但也好奇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形成我們眼前的景色




圈谷裡遍布著大石頭,這些大石頭有些是從後面的東峰由冰河帶過來的,它們間接證明了冰河的存在




往下走,會看到三條冰河匯聚的一個廣場,冰河在此匯聚再流到下圈谷,上圈谷和下圈谷一高一地的地形就像是兩條溪流,中間的懸谷就像是瀑布,會有此現象是兩條冰河向下切割力道不同而導致。從這懸谷就可以看到我們半夜出發的南湖山莊,就在正下方,沒錯,我們繞一圈回來了!

站在這冰河的交會處,想像當初那些地質學家,在這邊做研究的場景。難怪他們可以在這兒待上十來天,這裡對他們來說就是入了寶山,入寶山怎麼能空手而歸呢?


三條冰河的交會處,也是上圈谷最寬廣的地方



千山任由我獨行



懸谷下方的南湖山屋,和背後的南湖大山




再見了!南湖大山

回到山屋的時間大概是八點半,原住民挑夫已經煮好了麵,讓大家補充體力。潘老大很有佛心的讓我們休息一個半小時,這一個半小時給我們和南湖大山和圈谷做最後的相處。此去一別,我們就像是進了新訓中心的阿兵哥,要一年半載後才能再見到他心愛的女朋友了,想到這裡,我就給這美麗的地方多留下了幾張倩影。



早上的南湖山屋,真希望能在這邊再多住上幾天



有下就有上,我們又得面對昨天連滾帶爬下的北峰碎石坡了。這段路真的超陡,走的大家氣喘吁吁,怎麼走都看不到盡頭。隨著我們越走越高,上下圈谷的地形看的越來越清楚,昨天我們逃難下來都沒有心情看風景,原來這段路是這麼漂亮的啊!
  


上坡囉!要爬到最頂端那白白的北峰峰頂,這段路真的超陡!




重裝走這段上坡,真不是件簡單的事,加油!快到山頂了



站在北峰頂上回望南湖大山和圈谷,好風景一覽無遺,再見了,我有機會會再回來的



一樣的風景,不同的心情

爬到了北峰頂,接下來就是昨天下午走過的五岩峰了,時間尚早,雲霧尚未在山頭上聚集,也因為昨天走過了這段路,相對心情上也輕鬆許多,讓我可以再次好好欣賞這段路的風景。蒼勁的玉山圓柏,險惡的大斷崖,壯麗的聖稜線,再次被我收入我的相機裡面,待我回去以後好好回味再三。好天氣走這段五岩峰,跟起霧的時候走,感覺完全不同,當然,我一定是喜歡好天氣的時候走囉!



好天氣的時候走在這段五岩峰,跟起霧的時候走是截然不同的感覺


等待的時間,再來拍一張玉山圓柏的英姿吧!




最後一段拉繩,過了這裡就好走了。從這裡可以看出和平北溪的向源侵蝕,或許過幾十年後,
現在看到的登山小徑就消失了也說不定



手腳並用小心下山



從南湖北山叉路口回望南湖大山以及五岩峰





上山容易下山難

因為接下的路大家都走過了,並且要趕在下雷陣雨之前下到山屋,潘老大說雨區是在審馬陣山以上。所以大家都走得很快,不想被雨淋。一路穿過了審馬陣大草原,回到了那片冷杉雲杉林,這才是噩夢的開始,可能是前一天有下雨的關係,這一條路變得又濕又滑,再加上原本就陡,很不好走。而且走到這裡已經走了十公里多,雙腳隱隱作痛,一直想說什麼時候才能回到雲稜山莊啊?真是折磨人。



無止盡的下坡,真是折磨人



走在前面的大家已經消失不見,不知道大家下山為何可以走那麼快,而我就不能呢?




還好今天下午雨神沒有來攪局,不時還有藍天白雲露臉,走起來欣慰許多。 



走在這片森林裡面,不時還有藍天白雲陪伴


好不容易爬完最後一個上坡,我拖著疲憊的雙腳。終於回到了雲稜山莊,這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,整整走了12個半小時,好累啊!就是因為太累,大家吃完飯後就都不支倒地、進入夢鄉,我也不例外,畢竟,要走15公里已經不是件容易的事了,更何況是如此艱難的山路呢!


..................待續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座車表出爐~《4/28~29,畢祿山、羊頭山》

畢羊縱走的座車表 集合時間:4月27日,19:00 集合地點:板橋萬板路17號 乘車資訊:新埔捷運3號出口,直走500公尺萬板路左轉 個人裝備:身分證,健保卡、大小背包、背包套、睡袋、睡墊、禦寒衣物、一套備用衣物、手套、禦寒帽子、雨衣、雨褲、登山鞋、拖鞋、碗筷、手電筒...